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關于精神病患者離婚問題的思考
——安某某訴趙某某離婚案
時間:2018-11-28單位/部門:祥云法院作者/編輯:白玲、劉文軍點擊: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書字號
祥云縣人民法院(2018)云2923民初324號民事調解書
2、案由:離婚糾紛
3、當事人
原告:安某某,男,1966年10月12日生,漢族,云南省祥云縣人,小學文化,農民,住云南省祥云縣普淜鎮。
被告:趙某某,女,1986年8月10日生,漢族,云南省華坪縣人,初中文化,農民,現住址同上。
【基本案情】
被告趙某某系云南省華坪縣人,后與祥云縣普淜鎮的一名男子趙某認識,相處一段時間后自愿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個女兒,不久趙某某精神異常。2015年8月,趙某某與趙某到民政局登記離婚,婚生女兒由趙某撫養。原告安某某與趙某同村居住,按輩分是趙某的叔叔。趙某某懷孕期間,趙某在外地做工程,就委托安某某對在家的趙某某進行照顧。離婚后,趙某某多次出現精神異常,在華坪、大理、祥云、南華等地流動生活。2016年11月趙某某被華坪縣中心鎮人民政府送至攀枝花第三人民醫院治療,醫院確診其病情為“雙向情感障礙混合發作”。住院60余天后,趙某某病情好轉出院,由華坪縣中心鎮人民政府接回。趙某某的父母以年老體弱,無監護能力為由,在趙某某住院期間從未進行過照顧或探視,出院后也不愿接收其回家居住。2017年1月16日,安某某與趙某某登記結婚,同月26日,華坪縣殘聯給趙某某頒發了殘疾等級證書,載明“精神殘疾二級,監護人安某某”。2018年3月,安某某以趙某某患精神疾病久治不愈,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起訴到法院要求離婚。趙某某在應訴過程中表示自己是在不能辨認行為的情況下與安某某登記結婚,婚后雙方僅有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請求法院解除婚姻關系或宣告婚姻無效。
立案后,法院向趙某某父母送達應訴材料,通知其以趙某某法定代理人身份參加訴訟,趙某某父母拒絕接收應訴材料,拒絕出庭參加訴訟,并明確告知無能力履行監護義務,無論趙某某是否離婚,與父母無關。
經安某某申請,法院委托有資質的鑒定機構對趙某某的精神狀況及民事行為能力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被鑒定人趙某某既往患有精神障礙,目前處于疾病的緩解期,在本案中,目前對此次離婚糾紛案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
【案件焦點】
1、精神病患者的婚姻效力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無效:……(三)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但對于什么是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姻法并未作出具體規定?!噸謝嗣窆埠凸贛け=》ā?/span> 第九條規定:“經婚前醫學檢查,對患指定傳染病在傳染期內或者有關精神病在發病期內的,醫師應當提出醫學意見;準備結婚的男女雙方應當暫緩結婚。”  “有關精神病”如何定義,母嬰保健法規定的是精神分裂癥、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結合兩部法律來看,精神病患者的婚姻效力主要取決于其婚前是否患有處于發病期的精神分裂癥、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婚后是否治愈?因為此類人員缺乏正常人的識別能力和自控能力,無民事行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根據民事證據的舉證規則,若無證據證實當事人在結婚登記時屬于精神分裂癥和躁狂抑郁癥的發病期,該婚姻應按有效處理。
2、在辦理精神病患者離婚案件中,應否對該公民的民事行為能力進行確認?
民事行為能力是自然人具備獨立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的意思能力,自然人是否具有民事行為能力關系其是否具備以自己的行為參加民事法律關系并取得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的法律資格?!睹穹ㄗ茉頡訪魅飯娑ㄎ廾袷灤形芰θ聳凳┑姆尚形扌?。民事行為能力是決定公民是否具有民事主體地位的一項重要制度,其與公民的人身、人格、財產等各項權利密切相關,具有深刻的人身屬性。對年滿十八周歲的公民認定其無民事行為能力需要特別慎重,要通過嚴格的程序進行,只能是其近親屬或利害關系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除此之外,任何組織及公民無權通過任何程序確認公民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民法院不能根據殘疾證、醫院診斷證明等在離婚訴訟中直接認定公民無民事行為能力。在涉及精神病患者的離婚訴訟中,應在立案前或庭前向利害關系人進行法律釋明,需要對該當事人的民事行為能力進行確認。
確定公民有無民事行為能力,首先應當委托具有相應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而后根據鑒定意見進行分類處理:
(1)鑒定意見認為該公民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雙方當事人對鑒定意見均無異議的,法院可以直接采納鑒定意見,該公民直接參加訴訟;鑒定意見認為該公民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當事人提出異議,但經審查,異議明顯不成立,鑒定程序合法,采納鑒定意見,該公民直接參加訴訟。
(2)鑒定意見認為該公民無民事行為能力,離婚訴訟中止審理。告知利害關系人提出申請,依照特別程序認定該公民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
3、當事人被確認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如何解決法定代理人出庭問題?
《民法總則》第二十三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監護人是其法定代理人”。在離婚案件中,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無論是原告還是被告,其第一順序監護人系配偶。如果其以法定代理人身份參加訴訟,就會成為自己跟自己離婚,法律予以禁止。因此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參加離婚訴訟,必須先從程序上解決監護人變更的問題,在其父母、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有扶養關系的兄弟姐妹等近親屬中確定一人作為其監護人,如果各近親屬相互推諉的,法院可根據案件情況指定一人作為其監護人,并由變更后的監護人作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法定代理人起訴或應訴。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34條、第235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離婚訴訟,當事人的法定代理人應當到庭;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庭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依法作出判決。法定代理人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如屬原告方,比照民事訴訟法第143條的規定,按撤訴處理;屬于被告方的,可以比照民事訴訟法第144條的規定,缺席判決。必要時,人民法院可以拘傳其到庭。”
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監護人作為其法定代理人代為訴訟,既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義務。由于離婚案件的特殊性,需要當事人親自到庭說明情況,因此,為查明案件事實,維護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合法權益,法院應盡可能將涉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法定代理人通知到庭參加訴訟。
【法院裁判要旨】
本案趙某某婚前經醫院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伴躁狂發作”,彼時屬于重癥精神病患者,無法辨認自己的行為。后趙某某經過專業治療,雖未完全治愈,但病情得到控制,出院后,趙某某已經處于穩定緩解期。在案無證據證實趙某某在辦理婚姻登記時無民事行為能力,故本案原、被告的婚姻關系應為有效。
因被告趙某某曾患精神病,且持有“精神殘疾二級”的殘疾證,法庭向原告安某某進行法律釋明,安某某申請對趙某某的精神情況及有無民事行為能力進行鑒定。鑒定意見認為趙某某在本次離婚訴訟中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雙方當事人對鑒定意見均無異議,法庭對鑒定意見予以采納,趙某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獨立參加訴訟。案經法庭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一致調解協議,案件調解結案。
【法官后語】
涉及精神病患者的離婚糾紛案件所占比重不大,但此類案件需要規范審理程序,區分精神病患者是否具有民事行為能力,對無民事行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精神病患者,需要妥善處理安置。
在長期的司法實踐中,普遍法官從減輕當事人訴訟成本、節約訴訟資源角度考慮,直接根據當事人的診斷證明、當事人親屬鄰居的普遍認可及法官自己的感知,不走司法鑒定及特別程序,直接在離婚訴訟中確認當事人無民事行為能力。這樣雖然能為當事人節約鑒定費用,提高訴訟時效,減少訴累,但并不符合法律規定。
民事行為能力劃分標準有兩種:年齡、精神狀態。因此無民事行為能力人也分為兩種,一種是當然的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即八周歲以下兒童;另一種是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成年人(精神疾病或癡呆癥患者)。日常所說的精神病,在法律層次上實際包含了三個層次:醫學上的精神病、影響民事行為能力、影響民事訴訟能力,這三個層次是層層遞進的。一個人被醫學上診斷為精神病并不當然意味著其民事行為能力受限,更不能直接導致其無民事訴訟能力的后果。因此,不能僅僅依據醫院的診斷證明或相關部門辦理的殘疾證,未經法定程序直接判斷當事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甚至直接為其指定監護人。只有依照法律規定的特別程序予以宣告才能產生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效果。
無民事行為能力精神病患者的離婚問題,不僅僅是家庭,也是社會面臨的難題。首先,要準確把握是否準予離婚的問題,既要?;の廾袷灤形芰癲』頰叩暮戲ㄈㄒ?,又不能因為片面強調?;ざ崤澠嫉睦牖樽雜?。其次,要綜合全案,對子女撫養、財產分割、是否進行經濟救助等問題進行妥善處理。第三,要解決好無民事行為能力精神病患者離婚后的監護問題,通過走訪當事人所在地基層組織、民政部門及相關親屬,綜合各方面考量,確定恰當的監護人,保障其生活有著落,獲得更好的監護管理。
(作者單位:云南省祥云縣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