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存在爭議需仲裁前置
時間:2018-12-25單位/部門:鶴慶縣法院作者/編輯:李云福點擊:

 

【案件基本信息】
案號:(2018)云2932民初77號
當事人:原告:徐某某
被告:鶴慶某某公路投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萬某某  職務:總經理
        被告:雷某
案由:勞動爭議糾紛
【基本案情】
 原告訴稱:被告公司投建上鶴公路期間我被聘用為公司員工,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間被告公司共拖欠我工資320000元。被告雷某作為被告公司的實際投資人、控制人,于2016年1月13日給我出具了一份勞動關系和工資證明。我在被告公司工作期間,應公司要求和雷某指示多次從鶴慶往返麗江、昆明、重慶、成都、武漢、鄂爾多斯等地辦理業務,由此產生的交通費、住宿費、辦公用品費及辦公雜費均由我墊付。現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支付拖欠的工資320000元及交通費26804元,住宿費22012元,辦公雜費2237.1元,餐費15817.7元,接待費3987元。
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萬某某辯稱:我雖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公司的很多行為我不知曉,雷某如何安排工作及人員我都不清楚,我只是公司職工,按每月8000元領取工資。原告雖然一直在我們公司上班,但我沒有在工資表上見到原告,只聽說原告幫雷某墊付了很多錢。
被告雷某辯稱:原告所說被告公司2013年9月聘用原告、安排原告工作的情況不屬實,當時被告公司尚未成立,從未正式聘用過任何員工。原告所說2016年1月我給其出具勞動關系和工資證明書,是由于2014年8月份我被關在鶴慶看守所,原告多次來探望我,確實為我奔波了很多,我出于報恩心理才寫了這個證明書,此行為與被告公司無關。原告所說其多次往返于麗江、鄂爾多斯、重慶、武漢、昆明等地辦理業務,但被告公司除昆明外在其他地方都沒有業務,即便去昆明辦理業務,用的也是公司的車,因此原告所說的費用我不清楚如何得來。綜上,請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原告提供的主要證據:第一組:勞動關系和工資證明書,欲證明原告為被告公司員工,被告拖欠原告工資320000元;第二組:交通費收據168張,欲證明原告為公司業務支出交通費26804元;第三組:住宿費發票96張,欲證明原告為辦理公司業務往返各地出差,支出住所費計22012元;第四組:收據與發票11張,欲證明原告為公司業務支出辦公雜費計2237.10元;第五組:餐飲費發票130張,欲證明原告為公司業務支出餐費15817.70元;第六組:各類票據21張,欲證明原告為公司墊付了接待費3987元。
二被告未提供證據。
【爭議焦點】
 1、原告與被告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2、原告的訴求是否合理、合法?是否應得到支持?
【裁判結果】
本案立案案由為追索勞動報酬糾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的工資欠條為證據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訴訟請求不涉及勞動關系其他爭議的,視為拖欠勞動報酬爭議,按照普通民事糾紛受理”。根據上述法律規定,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追索勞動報酬糾紛案件,不應涉及勞動關系其他爭議。本案中,原告認為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被告認為雙方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即雙方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存有爭議。故本案在勞動關系不明確的情況下不應按普通民事糾紛案件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九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五條的規定,先由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仲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百二十四條的規定,裁定如下:駁回原告徐某某的起訴。案件受理費7610元予以退回。
宣判后雙方未上訴,此裁定現已生效。
【法官后語】
勞動仲裁是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根據勞動爭議當事人一方或雙方的申請,依法就爭議的事實和當事人應當承擔的責任作出裁決的活動。勞動爭議仲裁遵循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其宗旨在于依法、及時、公正地處理勞動爭議,維護勞動爭議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促進勞動關系和諧,提高勞動效率,達到社會和諧穩定?!噸謝嗣窆埠凸投ā返諂呤盤豕娑ǎ豪投櫸⑸?,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當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當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司法實務中,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是以是否經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裁決過為前提的,即通行的所謂“勞動爭議仲裁前置程序”?!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諫罄砝投榘訃視梅扇舾晌侍獾慕饈汀返諞惶踉詮娑ɡ投榘訃段У耐?,也明確規定了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應以勞動仲裁為前置程序,即當事人不服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才予以受理,從而形成了勞動爭議仲裁前置程序法定化。當雙方當事人就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存在爭議,依法應先由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進行勞動仲裁,經仲裁前置后才屬人民法院受案范圍。
       (作者單位云南省鶴慶縣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