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所作證人證言的法律效力的認定
時間:2019-01-10單位/部門:鶴慶縣法院作者/編輯:楊元鳳點擊:

 

【案件基本信息】
案號:(2018)云2932民初799號
當事人:
原告:趙某(2013年11月生),法定代理人暨原告:趙某星(原告趙某之父)、楊某慧(原告趙某之母)
被告:陳某軒(2014年9月生),法定代理人暨被告:郭某江(原告陳某之父)、陳某梅(原告陳某軒之母)
案由:健康權糾紛
【案件情況】
原告訴稱:我戶與被告戶同村,2017年11月份時兩戶按照村俗到本村錢某家幫忙收玉米,原告和被告也隨同到錢某家玩耍,在場的小孩除原、被告外還有陳某(10歲)、陳某2(4歲)、錢某(11歲)、石某某(4歲)。下午6時左右,原、被告為搶奪一顆氣球發生爭執,被告在地上撿起一顆石頭朝原告砸去,打傷原告左眼。2017年12月11日經大理州人民醫院檢查,原告左眼視力受到嚴重傷害,且難以恢復。經大理滇西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原告外傷未達傷殘,后續治療費為4500元至5000元,護理期為15日,營養期為15日。原告尚年幼,被告的傷害行為對原告今后的生活、學習、就業等會產生諸多不利影響,給原告及家人的心理和精神造成了巨大傷害,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醫療費6347.12元、輔助器具費900元、營養費10元/天×75天=750元、護理費80元/人/天×3人×11天=2640元、誤工費80元/人/天×1人×36天=2880元、伙食費80元/人/天×3人×10天=2400元、鑒定費2600元、交通費1720元、住宿費1040元、人身損害賠償金9846元×0.1×20年×70%=13784.4元、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0元,合計65081.52元。
被告辯稱:原、被告玩耍當天并未發生任何爭執,被告未用石頭打過原告,原告本就患有角膜炎,視力下降是角膜炎導致。且原告的各項訴訟請求不合理、不合法,醫療費有正規票據的為6047.62元,營養費、護理費應按鑒定意見確定的天數計算,原告作為未成年人并不產生誤工費,住宿費、伙食費非法定賠償項目,無醫囑稱原告需要輔助器具,鑒定費、交通費以正規票據為準,原告未達傷殘等級,不能參照殘疾賠償金來計算人身損害賠償金,同時因原告未達傷殘,不能主張精神撫慰金。
原告提供的主要證據:第一組:病歷、檢查治療單、診斷證明書、醫療費單據、門診收費票據、配眼鏡的費用單據、車票及住宿費發票,欲證明原告因左眼受傷到相關醫療機構檢查治療,支出相應醫療費、交通費、住宿費的事實;第二組:鑒定意見書、鑒定費發票,欲證明經鑒定,原告外傷未達傷殘,后續治療費為4500元至5000元,護理期為15日,營養期為15日,原告支出鑒定費2600元;第三組:陳某、錢某的書面證詞及出庭證言,欲證明事發當天的經過。
被告未提供證據。
經質證,被告對原告提供的第一組證據中的非正規票據的三性均不予認可,對其中的正規票據的真實性及合法性無異議,對關聯性及證明方向不予認可;對第二組證據的三性無異議,對關聯性及證明方向不予認可;認為原告爺爺系兩名證人的班主任,兩名證人系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證人所作證言系應老師要求所寫所陳述,不具備真實性。
【案件焦點】
1、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所作的證人證言是否有法律效力?是否應予以采納?
2、原告所起訴的賠償項目及賠償標準計算方式是否正確?原告的訴訟請求是否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是否應得到支持?
【案件處理結果】
經法庭與雙方法定代理人溝通并進行相關法律釋明,在法庭組織調解下,原、被告雙方形成一致意見如下:由被告陳某軒的法定代理人暨被告陳某梅、郭某江于2018年9月30日前一次性賠償給原告趙某、趙某星、楊某慧各項費用5500元。
本案現已履行完畢。
【評析】
本案經法庭組織調解后取得了相對圓滿的結果,雙方握手言和,形成一致意見。原、被告均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尚屬幼兒,對此健康權糾紛并無深刻認識,對監護人所堅持和爭取的權益也不甚了解,在雙方大人為他們的權益唇槍舌戰、分毫不讓時,兩個小孩對此過程全無所知,休庭過程中甚至還毫無芥蒂地一起玩耍。調解這一結果對原、被告本人及雙方父母來說無疑都更為有益。對于原、被告來說,不會因為這次糾紛影響以后的成長軌跡,兩個小孩不至于從此陌路、成為仇人。對于雙方大人來說,調解這一結果避免了更多糾紛,雙方同村,今后相處過程中也避免了一些尷尬。但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如雙方當事人最終未達成一致協議,本案又應如何處理?
關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所作的證人證言是否有法律效力問題?!噸謝嗣窆埠凸穹ㄗ茉頡返謔盤豕娑?,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本案兩名證人分別系十周歲、十一周歲的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開庭過程中在法定代理人在場的情況下分別陳述了事發當天的經過,法庭已將證人出庭作證的相關權利義務告知給兩名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兩名證人在知曉權利義務、并經由法定代理人確認后簽署了證人出庭作證保證書,保證向法庭如實提供證言。兩名證人作為事發當天與原、被告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中較為年長的孩子,在原、被告雙方對事發經過各執一詞的情況下,證人所作陳述均與其年齡、智力相當,被告方關于兩名證人系原告爺爺的學生、證言系應原告方要求所作的辯解,因沒有相應證據予以證明,應不予采信,故兩名證人的證言應被采納,據此可認定被告對原告實施了侵權行為。隨著社會的進步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兒童的認知能力、適應能力、表達能力和自我承擔能力均有了很大提高,確認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所作的與其年齡、智力相當的證人證言的法律效力,符合現代未成年人的心理、生理發展特點,既有利于未成年人從事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又更好地尊重了未成年人的自主意識,更有利于?;の闖贍耆說暮戲ㄈㄒ?。
至于賠償項目及賠償標準問題,本案僅需依照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參照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有關費用計算標準,結合有效證據及雙方當事人陳述,劃分出原、被告雙方對侵權結果各自應承擔的責任,即可算出相關賠償金額。
作者單位云南省鶴慶縣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