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白語審判
---以大理白族自治州劍縣人民法院為視角
時間:2017-08-17單位/部門:大理中院作者/編輯:馬克輝點擊:

 

劍川位于滇西北橫斷山中段、“三江并流”自然?;で隙?,東鄰鶴慶,南接洱源,西界蘭坪、云龍,北靠麗江,地跨東經99°33′—100°33′北緯26°12′—26°47′,是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北大門。人口18.18萬人(2014年統計),白族占總人口的91.6%,是全國白族人口比例最高的縣份。劍川縣是云南省地道的白鄉,由于長期的自然、社會、歷史原因,白族語言形成該縣各族群眾共同交流的通用語言,民間叫劍川話。走進劍川,方知該縣法院至今仍保持著用白語審判的傳統作風。說起白語審判,就是承辦案件的法官用白語接待當事人、用白語處理糾紛案件以及用白語組織庭審所有活動。近幾年里,劍川縣在中小學課堂教學或政府公務活動中都提倡和推廣普通話。但在民間白語仍然是各族群眾之間被廣泛使用的語言,劍川法院謀劃工作中,始終立足于本縣白、漢、回、傈傈、納西等多民族交錯雜居,生產生活中通用白語交流的習慣特點,抓住白語這條主線,堅持以白語開展審判活動,既方便各族群眾訴訟,又能使各種矛盾糾紛得到及時有效化解。促進轄區民族團結、社會和諧、各項事業長足發展,法院工作因此受到各界好評。
一部劍川法院的審判史,實際就是用白語審判交流、漢字記錄的過程,該院每年用白語審判的案件數占據95%,這意味著該院用漢語或其他語種審判的僅有5%,從民族心理所表現的特征來看,每一個當事人都對本民族語言或自己熟悉的語言自然有深厚感情。在他們看來,法院使用本民族語言或自己熟悉的語言進行審判就是對其習慣的一種尊重和訴求?;さ鬧厥?。用這種熟知語言容易讓當事人接受法院對糾紛的處理,打通與當事人思想交流和溝通的關節點,營造互諒互讓和相互信任的氣氛環境,從而消除當事人的防備心理,有助于法官和雙方當事人之間良性互動,推動雙方當事人之間由對抗轉向友好協商,變阻力為動力,民族語言在糾紛當中所起到的這些特殊功效,具有其他語種無法替代性。
    馬登法庭是劍川法院設在前沿的白語訴訟服務窗口。該庭有這樣一位庭長,其名叫趙新科,在法庭管轄的兩鄉兩鎮中,提到趙庭長的名字,幾乎家喻戶曉,因為他是本土成長起來的中年法官,知曉當地民間習俗、風土人情,還會講嘴純真的劍川話,賦予其與各族群眾交流辦事無任何語言障礙。深受群眾的愛戴和信任,群眾把他當成親人,家里大事小事都請他幫忙操辦,他成為群眾眼中公正、公平的化身。從一件平凡小事說起,老君山鎮一位彝族李大爺,去年因一場大病欠下醫療費2萬多元,找大兒子、二兒子都不料理,小兒子有心卻無力支付。趙庭長得知情況后,就帶著書記員趕往彝家山寨,將李大爺的大兒子、二兒子都叫到村委會,用白語講解到:你們作為李大爺的兒子,雖分家多年未得到分文財產,但贍養老人是每個子女應盡的法定義務,不能因分家而不盡贍養義務。再說子女應對父母心存感恩,要知恩有報。在那個特殊困難的年代,老人將你們幾兄弟養大已經很不容易了。其實你們也可換位思考,老人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常言道:人在做,天在看,做事不能違背良知。李大爺的大兒子、二兒子聽后覺得趙庭長講的在理,第二天就趕到醫院把老人所欠的費付了。事后,書記員告訴筆者,趙庭長這個人辦事有些古怪,不管遇到什么樣的糾紛,只要是他出面咕嘟咕嘟幾句就搞定了,實際筆者也懂得,這幾句咕嘟咕嘟話所含的意義,就是用白語優勢化解當事人之間的糾紛,并將糾紛化解于發生訴訟之前。這件小事也在說明,在民族地區工作的法官,學習和掌握民族語言對做好本職工作的極端重要性??!
    很多年以來,筆者一直關注著劍川法院的白語審判動態,并認為用白語審判是目前解決劍川這種語境下發生一切糾紛的最好的有效方式。這些年里,也目睹耳聞劍川法院用白語審判的很多精彩感人故事。實踐證明,在大理州轄區的十二個縣市法院案件審判中,劍川法院裁判的案件當事人服判息訴率很高,有好幾年民商案件上訴率保持零記錄。這不是筆者對劍川法院情有獨鐘,而是想將發生的這樣一段真實歷史告訴世人。同時認真分析和總結其中的原因,不難發現,與劍川法院一切從實際出發,用白語審判的務實舉措息息相關。從大理州民族分布情況來看,漾濞、巍山、南澗均屬多民族居住的自治縣,但這些縣用民族語言審判的案件卻少,不像劍川縣用白語審判那樣集中,而且已形成制度,長期一貫堅持。從這一視角評說,白語審判不愧為劍川法院工作亮點,也是與眾不同的閃光點。
    在法院系統推行網絡化、信息化辦案發展的今天,人們卻看到使用民族語言審判的案件日益減少,有些法院庭審活動全被漢語替代,在訴訟適用語言問題上,甚至發生不尊重當事人對語言使用的選擇權情況。唯有劍川仍保持這種傳統的白語審判風格,實在令人贊嘆?;怪檔靡惶?,現代網絡信息化同樣給劍川當地的經濟文化生活帶來重大變化,拉近了劍川人群與外地之間進行溝通交流聯系的距離,但劍川這種特殊的白語環境并未因此受到沖擊而改變,而卻恰相反,近幾年里,外地來劍川經商及務工的人員為在當地求生存、謀發展,主動自愿學白語,融入到劍川這種特殊語言環境。這種現實狀況,也決定了劍川法院未來的審判走向仍應堅持以白語審判為主,兼顧其他語種,此外,別無更好的選擇。
共同的語言將劍川十八萬多的各族群眾凝聚成一家,白語審判集中反映各族群眾共同的心聲和愿望。所以其在劍川大地象一棵挺拔的常青樹,歷久不衰,并支撐著劍川法院的各項工作開展。白語審判也傳承和弘揚了劍川各族文化,為社會留下寶貴的精神財富。近幾年來,國際、國內民族語言學的一些專家學者在研究白族語言的凈化與發展課題時,都要到劍川走村竄巷,進行實地考察,并將劍川白語作為范本,可見劍川白語在國家及學術界研究民族語言中的地位,其中也包含劍川法院用白語審判的貢獻。有一位知名作家在旅行劍川時,觀看法官用白語成功調和一起婚姻家庭糾紛后很受感動,當即點贊白語審判為云南法院系統最耀眼的一道風景,足見白語審判的無窮魅力在于運用,但也存在挖掘研究不夠和對外宣傳不力問題。
(作者單位大理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