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奔波在執行路上的法院院長
時間:2018-10-31單位/部門:大理市法院作者/編輯:蔣理智點擊:

 

云嶺總攻吹響了法院決戰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集結號,為打贏這場執行攻堅戰,“白加黑”、“5+2”已經成為了大理市人民法院執行局干警的工作常態。張寧院長更是為執行工作“操碎了心”,經常幾百甚至上千公里的來回往返,每一次執行行動都為執行攻堅戰打出了響亮的一槍。
2018年10月24日,帶著六件執行案子,張院長一行又向著晉寧、玉溪方向出發了。借貸糾紛、追索農民工勞動報酬、追索提供勞務者受害損害賠償……每一件執行案件都與民生相關、與每一位申請執行人的切身利益有關。
第一站:云南省女子第一監獄
“正在服刑,無法還款”,是否能成為逃避執行的理由?大理市法院執行法官告訴你,任何情況下負有執行義務的人都應積極執行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裁定。
正在云南省女子第一監獄服刑的是三個執行案件的被執行人王某雁。這是怎么回事?原來2015年10月,某商業銀行與王某雁簽訂《借款合同》,約定王某雁向該銀行借款人民幣100萬元,貸款期限為18個月。合同還對貸款用途、年利率、違約責任、還款方式等進行明確約定。王某雁在償還了200416.54元本金及利息后一直拖延還款。另有兩件某商業銀行與董某、羅某的借款糾紛中,因二人一直未還款,王某雁作為保證人,對借款承當連帶清償責任。
該三案在執行過程中,王某雁已因詐騙罪在監獄服刑。執行法官查詢到其有一套房產可以拍賣執行,出于對房產所有人的尊重,讓其了解相關權利義務,執行法官親自來到監獄向其說明相關情況,并詢問其對屋內物品的處置意見及對相關評估機構的選擇。
第二站:玉溪市峨山縣
離開監獄,張院長一行馬不停蹄的向著玉溪市峨山縣出發,尋找被執行人黎某權。
2016年9月,黎某權承包了大理某建筑主體工程建設,將部分施工分包給了字某,雙方于2017年5月簽訂了《工程承包合同》,對工程內容、勞務費計算及其他權利義務等內容進行了約定。2017年7月工程完成,經雙方確認黎某權應向字某支付勞務費合計588481元。但最終黎某權僅向字某支付了375000元,剩余213481元未支付。
同時,黎某權還將該工程部分分包給另一人羅某,羅某妻子李某跟隨其來到該施工工地現場干活,在此期間因工作受傷。黎某權因將工程分包給不具備建筑施工資質的羅某,對李某的受傷應該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最終法院判處黎某權賠償李某各項經濟損失50616.56元,扣除先行墊付的14394.09元,尚需賠償36222.47元。
不管是追索勞動報酬還是提供勞務者受害糾紛,都是事關民生的大事。執行法官不敢拖延,立即來到峨山縣人民法院,請求兄弟法院協助查找被執行人。在項目工地找到黎某權后,張院長耐心與其交流,向其釋明相關法律規定及被執行人的執行義務,并講述申請執行人生活的困難與艱辛。最終,黎某權同意先交40000元協調款,并盡快籌錢償還剩余款項。
第三站:返程
返程的路上也并非無所事事,順路來到西山區法院請求其協助劃撥執行款、再到云南省第二監獄了解被執行人執行財產線索及執行情況。這樣一路走來,六件執行案件都得到了很好的處理。奔波執行很辛苦,但執行法官都松了口氣,總算對申請執行人有所交代。
執行法官是最普通的人,法院院長也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他們會累會倦,也有疲憊生病的時候,但他們卻不能叫苦怕累,因為背后總有一雙渴望的雙眼,那是對公平正義的渴望、對生活希望的渴望。

(作者單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